「全国首例」“晾”出新产品 升级新赛道

  落地式、支架式、外飘式、手摇式、电动式、智能晾衣机……近十年来,晾衣架从手摇操作开始,从五金件向家电、智能家电快速升级。

  自动升降、烘干杀菌、LED照明、语音控制、遇阻反弹……在南海丹灶,广东恋晴智能家居有限公司(下称“恋晴”)紧跟消费升级浪潮,通过自主创新推动智能晾衣机产品快速迭代,赢得消费者青睐。

  凭借拳头产品的强势表现,该公司2019—2021年销售额连续翻倍增长,市场份额在细分领域保持领先。来自测评机构盖得排行的2022年晾衣架品牌推荐榜单上,恋晴在综合榜排行第五,在制造实力榜名列第三。

  ●陈梦赵进

  靠创新保持产品升级

  今年以来,恋晴的智能晾衣机经过自主开发突破,新增了声控操作、遇阻自动上升等功能,至少完成了三次产品升级。

  这些升级都和物联网技术有关。例如,使用者可通过遥控器或墙壁控制器操作,还能下达语音指令,让晾衣机上升或者下降、改变LED灯光强弱等。遇阻自动上升功能则从“遇阻即停”升级而来,让晾衣机在下降过程中,遇到人为轻托或障碍时瞬时停止,并反弹上升10厘米,进一步保证晾衣机的使用安全。

  “包括遇阻自动上升在内,到目前为止,不少新功能都是恋晴产品独有。”恋晴总经理廖启明介绍,在智能晾衣机这一细分领域,功能快速升级、产品快速迭代是最鲜明的发展趋势。恋晴在竞争中跑在前头,靠的也是快速自主创新,不断推出新功能和新产品。

  一个“快”字,是智能晾衣机市场发展的关键词。据CSHIA Research发布的《2022智能晾衣机生态发展白皮书》,智能晾衣机产业经过近五年的高速发展,初具百亿级市场规模。随着终端用户的消费认知逐年提升,B端采购额不断加大,线上线下销售渠道共同发力,预估未来成熟阶段市场规模将实现千亿级规模。

  恋晴正式创办于2015年,但该公司董事长、廖启明的父亲廖善赞在20世纪80年代就开始做小五金生意。2002年,廖善赞的企业推出“恋晴”品牌升降晾衣架系列产品,切入这一细分领域。“到2005年,我们就颇具前瞻性地推出了第一台电动晾衣机。”廖启明说。

  自“恋晴”品牌晾衣架推出市场以来,智能晾衣机行业发生深度变革,产品升级经历了自动化、单品智能化阶段,迈入了全屋智能探索期,已实现自动升降、烘干杀菌、阳台照明、语音控制、场景联动、遇阻即停、空气净化等集成功能。

  产品迭代周期短,意味着研发投入大。恋晴走的正是一条技术创新道路,在洞察用户需求、解决用户痛点的过程中,不断推动产品更新迭代。目前,该公司研发投入占营业收入的3%,主要产品累计获得授权专利超过20项。

  借“审厂”倒逼品质跃升

  “好质量、好产品是最好的广告。”谈及自家拳头产品的核心竞争力,廖启明还提到,“每一台恋晴智能晾衣机,都向消费者承诺整机质保三年、电机质保20年。”

  要说恋晴的质量优势,不得不提企业三年前的“审厂”经历。2019年,恋晴调整经营策略,决定在深耕自有品牌产品的同时,争取与美的、欧派等家电和家装一线厂商合作,拓展贴牌订单。

  以恋晴当时的品控、精益化等管理水平,要通过“审厂”并不容易。恋晴研发部经理刘小冬记得,为了强化质量管理,公司大手笔添置了一批检测仪器,把产品检测从第三方机构抽检改为百分百自检,还通过固定车间关键工位的人员等举措,有效提高了产品质量的稳定性。从客户公牛公司反馈的数据看,恋晴产品的售后率从千分之五降至千分之二点五以内。

  产品具体功能的稳定性也得严格符合相关要求。例如,恋晴在推出智能晾衣机新品之前,用超出行业标准近一倍的条件进行负重测试。“具体来说,就是把负重物的重量从35公斤提高到60公斤,再进行3万次以上的上升下降操作。”刘小冬说,“每一款产品都只有通过考验,才能推出市场。”

  功夫不负有心人。恋晴在接到美的“审厂”要求的三个月后,通过重重考验,成为美的一级供应商。至今,与该公司合作的贴牌厂商还包括欧派集团、佛山照明志邦家居、公牛电器等。从订单结构看,恋晴自主品牌和贴牌产品分别占比六成和四成。

  廖启明坦言,回过头看,通过此番结构调整,恋晴主要有两方面收获。一是大牌厂商的“审厂”标准倒逼企业快速提高了内部管理和产品品质水平,二是大牌厂商还带动了人们对智能晾衣机的消费习惯。如今,可观的贴牌订单量让恋晴更好地扛住了新冠肺炎疫情冲击,营业收入保持逆势快速增长。

  抓机遇抢分市场“蛋糕”

  对于智能晾衣机行业来说,智能家居的快速普及将带来近千亿元的新商机,也将继续加剧企业之间的竞争。

  据艾瑞咨询发布的《2021年智能晾晒行业发展趋势研究》,品牌集中度方面,在智能晾晒行业市场较为分散,品牌之间竞争激烈。在行业排名前十的头部品牌之中,品牌市场份额除了位列第一的“好太太”占比38.5%,其他大多在15%以下。

  在廖启明看来,随着智能家居的强势发展,技术门槛增高,靠低价生存的品牌将被消费升级加速淘汰。“恋晴自起步以来,一直坚持做中高端产品,这些创新实力和市场基础将是我们的竞争优势。”廖启明说。

  该企业面临的挑战则在于,和其他家电、家居类消费品相比,智能晾衣机的销售受消费意识和决策的影响大,即便是直播电商对产品销量的带动力也有限。CSHIA Research发布的《2022智能晾衣机生态发展白皮书》提到,智能晾衣机的渗透率不足7%,尚未达到爆发阶段,2022年依旧定位在消费普及初级阶段。

  企业继续深耕细分领域的挑战不小,但廖启明认为,智能晾衣机市场发展速度和产品认知度将持续提升。显而易见的一点是,与外国人使用烘干机替代晾晒不同,中国消费者偏爱衣物上的“阳光味道”。“加上大家居时代和智能化产品时代的到来,这个蛋糕将越来越大。”廖启明说。

  对于恋晴的未来发展,廖启明定下了一个“五年计划”,即继续主打高端智能、高性价比路线,坚持研发新产品,用人性化设计提升产品附加值,巩固行业领先优势。

  “概括来说,就是产品争一流,服务争最优,管理争创新,技术争先进,企业争信誉,在行业三强的地位上进一步突破跃升,成为晾晒行业数一数二的品牌。”廖启明说。

  观察眼

  不断创新

  才能保持领先

  管理学家、美国哈佛商学院教授克莱顿·克里斯坦森在《创新者的窘境》一书中,将创新分为两种:一种是颠覆性创新,即以“破坏性”技术为市场带来与以往截然不同的价值主张;一种是连续性创新,即基于用户需求升级,持续积极投入新技术研发。

  从市场发展空间来看,智能晾衣机是新兴的细分领域,在消费升级浪潮下,产品功能快速更新迭代。这一方面给众多新玩家快速崛起提供了机遇,一方面为领先品牌持久发展提出了挑战。对于置身其中的市场主体来说,创新是立于不败的关键。

  从恋晴的发展经历看,在这么一个快速成长、竞争激烈的细分行业中,领先者也必须不断创新和前进,不断推进技术升级,才能稳固竞争壁垒和优势,拉开与后面追赶者的差距。

  可以肯定的还有,消费者体验就是企业创新的方向。智能晾衣机的创新升级,让人们的晾晒方式从手摇到电动、从电动到智能。随着智能晾衣机产品功能的迭代,不断造就新的功能体验,降低新用户使用门槛。

  用廖启明的话来说,就是:“把消费者呼声作为第一信号,把消费者需求作为第一选择,把消费者满意作为第一标准。”如此看来,确实大有可为。

除非特别注明,本站所有文字均为原创文章,作者: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