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xpr

「大神教你」腾讯诉MOBA游戏侵权二审宣判 游戏地图保护边界在哪儿?

  近日,一则有关MOBA游戏(Multiplayer Online Battle Arena Games,多人在线竞技游戏)的重要诉讼,引发各方讨论。

  针对腾讯旗下《英雄联盟》对《英雄血战》(又名《Heroes arena》)的诉讼,广州知识产权法院做出二审判决:《英雄血战》的游戏缩略图及场景图均不构成对《英雄联盟》的实质性抄袭;同时,法院裁定《英雄血战》不构成对《英雄联盟》的不正当竞争。至此,二审法院推翻了一审法院广州市天河区人民法院的一审判决。

  多位业内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确认,这是国内首个MOBA游戏侵权案二审改判的案件。

  此外,多位专家向21记者分析,此案本质上依然在讨论游戏产业的一个核心法律问题——游戏玩法是思想还是表达?在何种情况下应该受到保护?

  案情回顾

  案件开始于四年前。

  2018年,广东省广州市天河区人民法院受理了腾讯诉广州爱九游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爱九游”)、青岛魔伴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魔伴”)、上海敬游软件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敬游”)侵权一案。其中,法院认定爱九游为网络游戏运营平台方,魔伴为游戏运营商,敬游系游戏开发者和著作权人。

  本案中,腾讯诉称《英雄血战》游戏内地图缩略图、场景地图侵犯《英雄联盟》著作权,涉案公司构成不正当竞争,请求法院判决停止侵权、赔礼道歉、消除影响并赔偿经济损失1000万元,具体诉讼请求包含停止发行、运营、复制、推广传播《英雄血战》游戏、立即关闭该游戏服务器、销毁宣传资料等。

  一审法院审理后认为,《英雄血战》与《英雄联盟》游戏地图缩略图构成实质性相似,敬游、魔伴公司构成侵权、不正当竞争,需连带赔偿腾讯公司经济损失及为制止侵权行为所支付的合理开支共计人民币300万元,爱九游公司就其中50万元承担连带责任。三家被告公司均不服一审判决并提出上诉。

  2022年,二审法院广州知识产权法院纠正上述判决,认为一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错误、予以撤销,且驳回腾讯全部上诉请求,两次案件受理费共计15.2万元由腾讯承担。

  21世纪经济报道根据裁判文书梳理发现,爱九游、魔伴、敬游与腾讯聚焦于两大核心问题:一是《英雄联盟》游戏地图缩略图、场景地图是否构成我国著作权法所保护的作品?二是《英雄血战》相应地图是否实质性相似,构成侵权?

(图说:案涉两款游戏地图缩略图对比。图源:裁判文书。)

  “独创性”

  我国《著作权法》中规定,“作品”是指文学、艺术和科学领域内具有独创性并能以某种有形形式复制的智力成果。独创性是判断某种智力成果能否构成作品的必要条件,一是该智力成果应当由作者本人创作完成,二是应当具有一定的创造性。

  因此,针对第一个焦点问题,“独创性”是判定是否构成作品的重要标准。

  爱九游、魔伴、敬游认为,《英雄联盟》游戏内地图仅是遵循了行业内的通用设计思路(MOBA),本身不具有独创性,因此在实质性相似的判断上应当坚持更严格的标准,否则任何一部对《英雄联盟》等网络游戏的场景画面作出细微、局部改变(包括简化)的游戏都可以获得著作权法的保护,而成为一部新的游戏作品。

  游戏运营商魔伴在诉讼理由中提到,不同类型的网络游戏地图差异显著,直接导致独创性判断标准的不同。越是承担“指路”的功能性的游戏地图独创性越低,越是承担“架构世界观”的叙事功能的游戏地图独创性越高。其进一步认为,“MOBA类游戏是网络游戏地图中最具有‘指路和标识位置’功能的地图,故独创性空间非常窄,《英雄联盟》作为腾讯公司自认的经典 MOBA 地图,整个游戏地图的整体布局不具有独创性”。

  此外,魔伴诉称“无论《英雄联盟》游戏地图是否构成作品,也应当关注到其是 MOBA 类游戏的后来者的客观事实,其商业成功是源于对各类 MOBA 游戏的复制以及多年来在中国积累的用户群”。

  腾讯一方则认为,《英雄联盟》缩略地图中的具体表达方式(即野区的障碍物分布、障碍物开口方向、野怪分布、水晶、门牙塔、防御塔数量及位置分布和线条与色彩的运用等)反映了作者个性化的智力选择与判断, 展现了严谨、精确、简洁、和谐与对称的科学之美,且与在先的DOTA、MOBA 类游戏地图差异明显,达到了示意图最低限度的创造性要求,具有独创性,应认定构成实质性相似。

  腾讯进一步表示“游戏地图的设计过程非常复杂,研发成本巨大,需要内容策划、美术人员、程序技术人员共同投入较长时间,才能打磨出一款成熟的游戏地图”。

  实质性相似

  关于被诉侵权图片与涉案游戏地图缩略图、场景图是否构成实质性相似的问题,双方围绕游戏地图详情(共34个场景),展开了激烈交锋。

  一审法院审理后认为《英雄联盟》沿袭 DOTA 类游戏的基本框架,部分规则如“三条线路、中路与河道十字交叉部分”均已应用在《英雄联盟》游戏之前的多种 DOTA 类游戏中,应当视为 DOTA、MOBA 类游戏的公有领域。

  在排除公有领域元素外,一审法院认为,“游戏地图缩略图”创作空间相对较大,在进行实质性相似判断时应当适用相对宽松的标准(即一般人判断标准,而非MOBA玩家视角),进而判定《英雄血战》游戏抄袭《英雄联盟》游戏地图、核心玩法。而案涉34张场景图中也有5张被认定为“实质性相似”。此外,魔伴、敬游均被认定为“不正当竞争”。

  不过,二审法院推翻了一审法院的判决。裁判文书提到,“将《英雄联盟》与《英雄血战》游戏地图缩略图进行比对,二者在防御塔、水晶、大小龙、野怪等游戏元素,野区内障碍物的数量、位置布局及形状均存在较大差异,应认定二者内部表达方式均存在明显差异,特别是在《英雄联盟》游戏地图缩略图具有独创性表达的部分并不相同,能够体现不同作者对作品中元素的选择和设计上存在”。

  同时,针对一审法院判定的“5张实质性相似”的场景图,二审法院也全部纠正。

  不过,法院判决也认定《英雄联盟》游戏地图缩略图构成图形作品、场景地图构成美术作品。

  此外,二审法院认为,魔伴、敬游不构成不正当竞争。“对反不正当竞争法一般条款的适用应当秉持谦抑的司法态度,对竞争行为保持有限干预和司法克制,严格把握一般条款的适用条件,以避免妨碍市场自由和公平竞争,为公共领域和创新创造保留必要的空间。”文书中提到。

  市场和法律

  回归到本次MOBA玩法案件本身,《英雄血战》是一款相当短线的游戏。2017年4月,其第一次在海外发行,2018年短暂火热,随后很快陷入沉寂。

  “被告的游戏,只是学习了相同的玩法,双方可以比拼游戏体验运营。它的停滞,就是市场的反馈。”一位上海的资深游企法务总监认为,就玩法这一点,相比法律,市场和玩家的反应,其实能够给到游企最直接的“教育”。

  在遇到类似“换皮”、玩法抄袭争议时,平台方、运营方、著作权人等主体,应该如何更好地履行职能,去做好审查或维权?

  上海申伦律师事务所夏海龙律师向21记者分析,从现实的角度看,在游戏是否构成侵权尚无定论的情况下,各主体显然都秉持利益导向的原则,基于各自的风险、收益衡量作出最具经济回报的决策,因此很难苛求市场主体仅出于避免侵权或保护他人权利的目的而承担太多的成本。

  “对权利人来说,很显然应当充分了解司法实践中的类案审判趋势,在此基础上明确自己的权利基础和具体诉求,才有可能精准打击侵权行为。”他说。

  

除非特别注明,本站所有文字均为原创文章,作者: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