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曝光」用煎饼复刻世界名画一名中年女性的“诗与远方”

■ 视点

近期,一些中年女性“出走”以后的生活,引起了公众的广泛关注。

第三届中国国际文化旅游博览会上,来自山东蒙阴的徐海霞“出圈”了,她用一双巧手将煎饼做出了栩栩如生的“煎饼花”,从玫瑰月季郁金香,到梵高达利拉图尔,这是属于一个中年女人的浪漫;最近,58岁说脱口秀的“黄大妈”火了,调侃自己、吐槽比赛,这位瞒着家人来讲脱口秀的中年选手“一开口就赢了”;54岁的潘喜梅,重拾高中课本自学备考,考上了山东中医药高等专科学校,实现了少年时的梦想。

她们精彩的生活,让人惊讶之余又忍不住多看几眼——为何这些中年女性的生活可以这么有趣?她们的所作所为,之所以让人关注与感叹,就在于大多数人都认为这“几乎不可能”。这种偏见在于,一个中年女性常常被认为是属于家庭的,她们的主要职责是照顾孩子或孙子,既没有时间,也没有途径去拓宽日常以外的生活。

这种大多数人都认为是理所当然的生活,无形中给中年女性做了一个狭窄的定义,而下定义本身就是一个陷阱。“中年女性”,时常被描述成一个固定的群像,善良、淳朴、八卦、顾家等词汇是属于她们的,她们的人生既约定俗成,又一成不变。

但近年来,越来越多的中年女性走出那个狭窄的,或舒适或压抑的生活圈,展现了另一种生活。所以,当她们打破这种偏见与刻板印象,选择走上脱口秀的舞台,选择将枯燥的煎饼做成“花”,选择步入大学时,这种改变本身就是一种力量。

在这群普通又闪着光的中年女性身上,最难能可贵的是,她们做这一切并不是为了跟谁赌一口气,或是向别人证明“我可以”,抑或做一场壮丽的女性宣言,而只是因为“我喜欢”。因为喜欢,所以愿意尝试另一种生活,哪怕被质疑、被批评。

她们或许已经不再年轻,但仍旧是有力的、充满生机的。人生的热爱,从何时开始都不算晚。

□新京报评论员 刘昀昀

除非特别注明,本站所有文字均为原创文章,作者: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