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xpr

「最新曝光」【宁品读】画扇结缘

虽然本人写小说比较早,也算浪得虚名,但每个人心里都有一个小男孩,我的这个小男孩希望长大当一名画家。

我三哥是画家。初中毕业后,他考进了轻工业学校美术专业。20世纪60年代,轻专在教育界和学生圈里都有相当不错的声誉,师资力量强,校园氛围好,不仅免学费,还给学生伙食补贴。

图片

三哥周末回家,在家继续操练,他画水彩、画油画、剪纸,我就在旁边看,他画国画时就帮他磨墨抻纸。周日晚上他回学校了,没带走的习作挂在墙上,就成了我临摹的母本。当时上海人美社还出版过许多小画片,油画、国画、版画都有,一分钱一张,我就攒了零花钱去买这些小画片,回家临摹。三哥还带我去看画展,看到熟人就拍我一下脑袋:这是我弟弟,也喜欢画画。对方顺便夸几句,我就像吃了蜜糖,可以甜很久。

中学毕业,我参加了工作,体力劳动消耗很大,画画这档事就不敢再想。不过三哥每年回上海探亲,只要他动笔,我也动笔,有一年花一个星期临了一本《芥子园》,将他买来的几笔狼毫都画秃了。三哥后来在轻工业研究所做行政工作,临退休前想重作冯妇,买了许多宣纸,但眼睛不争气了。

既然形成兴趣,轻易不会放弃。后来我结交了一些画家朋友,参加过他们的笔会,看他们豪情满怀地泼墨挥毫,深受刺激,于是在读书工作之余也铺开宣纸随便搨几笔,墨迹未干时看看有点眉目,第二天再看看就未免泄气,但重拾画笔让我获得了无穷乐趣,怎肯罢手!

大的作品不敢画,先画小品,折扇、团扇是极好载体,有文人气息,我每年会画几把送朋友,名为“拂暑”,实则是求表扬。有一次良友画报请我去做一个讲座,厅堂里冷气不足,工作人员送来一批纸扇供听众自造“人来风”,我发现此扇两面皆白,可以画画啊!

此前我也画过团扇,两面皆为化纤素绢,画起来比较应手,但两三年一过就开裂,不如纸扇寿长,于是从网上买了几十把。纸团扇虽然没有折痕,但纸质不如宣纸软棉,渲染泼洒不大听话,我后来琢磨先用水局部濡湿,勾线或上色后再借用电吹风控制干湿度,不就多画几道吗?反正是玩,不计较时间。一面画画,另一面写字,乍一看还不至于鱼鲁豕亥。画了几次后,也敢晒到微博上去求点赞了。

后来我发现淘宝上有宣纸团扇卖,马上升级。画好后传到微信朋友圈求表扬,远在千里之外的广东画家澄子看到后,犹如关云长看到舞刀者,大大夸赞了一下,让我得意忘形。她由此也开始画起了团扇,晒诸网上引来一片叫好。

2016年杏花初放时节,我跟三哥在南京东路朵云轩五楼合办了一个题为“我们小时候”的沈氏兄弟小品画展,我是打酱油的,但这趟酱油打得很开心,我送展的几把扇子在开幕当天就被买走了。

图片

2018年初秋,上海图书馆书店(地铁10号线站点)装修完毕,任国强兄与杨柏伟兄共同策划了一个名为“三闲集”的三人书画小品展,管继平兄的书法,杨忠明兄和我的绘画,均以小尺幅走了一把秀。我除了斗方,还送展了一些折扇和团扇,反正是丑媳妇,就不怕见公婆了,展览结束,居然一把也没剩。

今年夏天,朵云轩再次举办《叠作湘波皱》书画小品展,我送展的两把折扇在开幕当天就被买走一把。处暑过后,虽然有点迟了,但在淮海中路香港三联书店上海画廊举办七人书画扇面展还是吸引了不少读者,我送展的五把折扇和五把团扇,在开幕式当天被粉丝“结缘”了三把。

画扇子的最大好处就是,只要有空,随时可研墨调色画起来,又免却了装裱的麻烦。扇子可造风驱暑,画可观,诗可吟,送朋友很受欢迎。我在夏天做讲座时也会带上三四把团扇当奖品,读者提问题,就能得到一把,互动起来,气氛相当好。

“宁品读”专栏投稿请发至shcnwx@163.com,并注明姓名、联系电话,一经发布,稿费从优。

除非特别注明,本站所有文字均为原创文章,作者: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