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要提示」六大行下调存款利率: 提升自身发展和服务实体经济能力

  银行选择从涉及数量较小的长端存款到涉及数量较大的短端存款的顺序进行利率调整,既保证了调整能够推进,同时又减少了调整过程中对银行体系可能产生的影响。

  目前环境下,银行通过市场化机制下调存款利率,一定程度上降低了银行存款负债成本,为银行进一步合理让利实体经济拓展了空间。同时,有助于促进居民适度降低储蓄率、增加消费,带动内需加快恢复。

  9月15日,六家国有大型银行纷纷就调整人民币存款挂牌利率相关事宜发布公告

  《金融时报》记者从各家银行官网得知,本次调整涉及活期存款和定期存款的多个品类,其中,城乡居民最常选择的整存整取定期存款,各个期限的存款利率均有所下调:三年期定期利率下调15个基点,其他期限利率下调10个基点。

  调整后,工商银行农业银行中国银行建设银行交通银行五大银行各期限定期存款利率均保持一致,三个月、半年期、一年期、二年期、三年期、五年期利率分别为1.25%、1.45%、1.65%、2.15%、2.60%、2.65%;邮储银行的半年期和一年期利率分别较五大银行高出0.01个和0.03个百分点,其余期限利率与五大银行保持一致。

  接受《金融时报》记者采访的业内专家认为,此次国有大型银行存款利率的普遍调整,是对之前调整的延续。在今年4月,人民银行指导利率自律机制建立了存款利率市场化调整机制后,商业银行根据市场利率变化,合理调整存款利率,存款利率市场化进一步推进。存款利率的调降,为商业银行自身发展和支持实体经济发展能力的提升,都带来很多好处。

  存款利率调整从长端到短端

  人民银行发布的《2022年第一季度中国货币政策执行报告》提出,存款利率市场化调整机制是人民银行指导利率自律机制建立的,自律机制成员银行参考以10年期国债收益率为代表的债券市场利率和以一年期贷款市场报价利率(LPR)为代表的贷款市场利率,合理调整存款利率水平。

  新机制建立后,工行、农行、中行、建行、交行、邮储银行等国有银行和大部分股份制银行均于4月下旬下调了其一年期以上期限定期存款和大额存单利率,部分地方法人机构也相应作出下调。根据人民银行调研数据,4月份的最后一周(4月25日至5月1日),全国金融机构新发生存款加权平均利率为2.37%,较前一周下降10个基点。

  存款利率市场化调整机制的建立,引导银行坚持根据市场变化动态调整存款利率,在此过程中,五年期利率率先发生明显变化,其中,有一段时间甚至出现三年期和五年期存款利率倒挂现象。而随着调整的延续,银行存款利率市场化定价能力进一步提升,存款市场良性竞争秩序也得到更好维护。

  “此前,调整的侧重点在长端。出于对客户和存款稳定性的考量,银行存款利率的调整不会是一次性完成的,而是从长端到短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上海金融与发展实验室主任曾刚表示,银行选择从涉及数量较小的长端存款到涉及数量较大的短端存款的顺序进行利率调整,既保证了调整能够推进,同时又减少了调整过程中对银行体系可能产生的影响。

  专家认为,此次存款利率调整的重点集中在三年期,这一期限存款的规模高于五年期,因此,涉及的客户数量也会多于五年期。而随着涉及客户数量的不断增多,存款利率下调对银行负债端成本下行的影响会越来越明显。

  这次调整也代表着存款利率市场化改革的成效。“存款利率市场化调整机制建立后,推动存款利率与LPR相互牵引联动,促使政策利率向存款利率的传导更加顺畅。”中国民生银行首席经济学家温彬在接受《金融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在8月份中期借贷便利(MLF)操作的中标利率下降10个基点之后,一年期和五年期以上LPR分别下降5个基点和15个基点,存款利率下调,且在调降幅度上大体相吻合,表明存款利率改革成效正在显现。

  对银行和实体经济双双利好

  从宏观角度来说,银行存款利率调整,传导至实体经济,能够对经济发展起到支持作用。

  “目前环境下,银行通过市场化机制下调存款利率,一定程度上降低了银行存款负债成本,为银行进一步合理让利实体经济拓展了空间。同时,有助于促进居民适度降低储蓄率、增加消费,带动内需加快恢复。”光大银行金融市场部宏观研究员周茂华在接受《金融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而从中观、行业的角度而言,今年以来,商业银行净息差持续收窄。银保监会公布的最新数据显示,2022年二季度末,商业银行净息差为1.94%,较一季度末继续收窄3个基点。管控银行负债成本势在必行,其中,存款利率市场化调整就是举措之一。

  值得关注的是,在前段时间上市银行中期业绩集中发布时期,多家银行都曾就净息差承压问题进行回应。

  “净息差下降主要是由于农业银行主动加大对乡村振兴、普惠金融、绿色发展、科技创新、制造业、基础设施等重点领域投放和让利力度,但同时,农业银行的生息资产增长势头较好。”中国农业银行执行董事、副行长林立在该行中期业绩发布会上表示,下半年,预计净息差还将承压,但是边际降幅将有所收窄,大概率会维持稳中略降的趋势。“从资产端来看,农业银行将继续有序让利实体经济,贷款收息率将会有一定程度的下浮。从负债端来看,存款利率市场化调整机制的效果将持续显现,农业银行将更加主动优化成本管控措施,负债成本上行的压力有望得到缓解。”林立表示。

  业内专家认为,从整个行业来说,面临的净息差收窄压力更大的是中小银行。“因此,通过国有大型银行逐步调降存款利率,带动整个银行业的存款利率稳步、适度下行,对缓解中小银行的净息差收窄压力、为其创造一个更加有利的经营环境都有一定的帮助。”曾刚表示。

  就微观上来讲,存款利率的下降,给银行资产负债管理带来了新的空间。

  此前,存款利率刚性是银行负债成本刚性的主要原因。随着利率市场化改革的持续深化,银行存款利率和市场利率之间的关联性逐步提高。“存款利率的敏感性适度提高,为银行个体进行资产负债管理创造了更好的条件。”曾刚表示。

  提升银行向实体经济让利空间

  对于此次存款利率的调整,业内专家认为影响会较为明显。“银行能够通过优化内部资金定价机制,继续挖掘LPR改革潜力,将LPR内嵌到内部定价机制中,提升内部资金定价市场化程度,促进存款负债成本调整更有效向贷款端传导。”周茂华表示。

  可见,在银行存款端负债成本下行后,能够带动贷款利率进一步下降,让银行有了更大空间支持实体经济。

  如何让“银行—实体”这一传导过程更加顺畅?

  接受《金融时报》记者采访的业内专家认为,随着贷款利率的持续下行,目前存在的主要问题并不是价格,而仍然是需求。此前,多次重大会议均就扩大有效需求作出了部署。

  “对于银行业金融机构而言,需要根据市场状况,继续强化对重点领域和行业的支持力度,进一步下沉去探索新的客户。”曾刚在接受《金融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银行要在“扩面”上下功夫,通过下沉服务重心,去挖掘、去满足那些还没有满足的市场化需求。

除非特别注明,本站所有文字均为原创文章,作者: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