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xpr

《白杨礼赞》(白杨礼赞普通话朗读范文)

北京有位朋友极具雅怀,每年按照二十四节气,在颐和园听鹂馆搞活动,先是一个文化主题,然后是京剧表演,最后聚餐,一般不超过两桌。我第一次去,是和同学汤哥,席间攀谈,遇到了一位与我同年同月同日生的人,还是位作家领导,您说说有多巧。

那天,讲座的主题是《金瓶梅的版本问题》,书我看过,囫囵吞枣一般,根本分不清万历版还是崇祯版。而主讲是清华教授,明显有金瓶梅情结,谈到潘金莲跟算命先生说“哪儿死哪儿埋”时,在场的人都被震撼了。东道主总结之后,说这位老师是第九届茅盾文学奖的获得者,这下子更震撼了。因为他不让录音、不让发朋友圈,我就不透露名字了。真正的文青都应该知道是谁。

1981年3月14日,茅盾先生自知病将不起,将稿费25万元人民币捐出,设立了茅盾文学奖。奖项每4年评选一次,参评作品需为长篇小说,字数在13万以上项。自2011年起,由于李嘉诚先生的赞助,奖金从5万提升到50万,成为中国奖金最高的文学奖项。

这些年,获奖的几乎都是文学大咖和顶级之作,如古华的《芙蓉镇》,刘心武的《钟鼓楼》,路遥的《平凡的世界》,陈忠实的《白鹿原》,阿来的《尘埃落定》,贾平凹的《秦腔》,毕飞宇的《推拿》,刘震云的《一句顶一万句》。第十届评选推荐已经开始,报名截止日期是2019年4月30日,有人已经在呼吁了,余华和阎连科该拿奖了吧。

我和很多年轻人聊过,多数都知道茅盾,少数知道他的原名叫沈德鸿,沈雁冰是他的字,名字名字,称呼什么,看场合看对象,我比较喜欢叫沈雁冰,老文青都这么叫。他用过的笔名几十个,最有名的是茅盾,还有蒲牢。至于作品,我想九零后没几个读过《子夜》、《林家铺子》,倒是可能记住《白杨礼赞》。

这篇文章不知道还在不在课本里,我们那时候是要求背下来的,好在平铺直叙,并不生僻拗口,我至今还能记得这两句:“让那些看不起民众,顽固的倒退的人们去赞美那贵族化的楠木,去鄙视这极常见,极易生长的白杨吧,我要高声赞美白杨树!”

除非特别注明,本站所有文字均为原创文章,作者: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