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xpr

属于你的不会走(属于你的永远不会缺席)

空气的燥热感和满院的绿荫地似乎很不搭调,四周都是悉悉簌簌的夏蝉声和蛙鸣声,一阵晚风吹过我的鬓角,把我的思绪也带回了20年前。

20年前,我们村还坐落在不通水电的山沟沟里。有个年轻的女子流落到我们村,蓬头垢面,见人就傻笑。村里的大人小孩都喜欢对着那女子吐口水扮鬼脸,碰上些村里的狠角色还会上前踹几脚。可她就是不走,依然傻笑着在村里转悠。

那时,村里有一户人家姓周,用家徒四壁形容一点不为过。这个家有个唯一的独苗,名字叫周小六,35岁了,依然是打光棍儿。他曾在石料场干活被机器绞断了左手,又因家穷,一直没娶媳妇。家里老太太见那女子还有几分姿色,就动了心思,决定收下她给儿子做媳妇。小六虽然不情愿,但看着家里这番光景,咬咬牙还是答应了。结果,周小六一分未花,就当了新郎。

一年以后,傻姑娘就生下了一个大胖小子。这周奶奶抱着孩子,瘪着没剩几颗牙的嘴欣喜地说:“这疯婆娘,还给我生了个带把儿的孙子。”孩子一生下来,奶奶就抱走了,而且从不让傻姑娘靠近。

傻姑娘一直想抱抱孩子,一直在周奶奶面前吃力地喊:“给,给我……”周奶奶没理她。孩子那么小,像个小熊猫一样,万一傻姑娘失手把孩子掉在地上怎么办?每当傻姑娘有抱孩子的请求时,周奶奶总瞪起眼睛训她:“你别想抱孩子,我不会给你的。要是我发现你偷抱了他,我就打死你。即使不打死,我也要把你撵走。”

周奶奶说这话时,没有半点儿含糊的意思。傻姑娘似乎也听懂了,满脸的惶恐,每次只是远远地看着我。尽管傻姑娘的奶胀得厉害,可孩子没能吃到娘的半口奶水,是奶奶一匙一匙把我喂大的。奶奶说傻姑娘的奶水里有“神经病”,要是传染给孩子就麻烦了。

那年,周奶奶家依然在贫困的深渊里挣扎,家里从来没有富余的粮食。添了傻姑娘和孩子以后的生活更显得窘迫。农村里有时候比城里还势力,人家看你穷成这样,根本没人敢帮你。周奶奶决定把傻姑娘撵走,因为傻姑娘不但在家吃“闲饭”,时不时还惹出笑话。

有一天,周奶奶煮了一大锅饭,亲手给傻姑娘添了一大碗,说:“儿媳妇,这个家太穷了,婆婆对不起你。你吃完这碗饭,就去找个富点儿的人家过日子,以后也不准来了,知道嘛?”傻姑娘刚扒拉一大团饭在口里,听了周奶奶下的“逐客令”,显得非常吃惊,一团饭就在嘴里凝滞了。

傻姑娘意识里头一次体会到要做出选择的艰辛,她依依不舍的望着还在襁褓里的孩子,默默的放下了手中的碗筷。那一晚显得格外安静,安静地连树叶落地的声音似乎都能听得见。第二天的清晨,周奶奶照例起床做早饭,却发现门口已经没了傻姑娘的身影。

周奶奶一时间愣了神,又马上恢复了神情,只是喃喃地自言自语:“走了好,走了好。”

又过了五六年,孩子也取了个名字叫念祖,懵懵懂懂地开始懂事。他猛然发现,除了他自己,别的小伙伴都有娘。最让他难以接受的是他的小伙伴告诉自己:“你娘是疯子,被你奶奶赶走了。”念祖便找奶奶扯皮,骂她是“狼外婆”,甚至将她端的饭菜泼了一地。小念祖还没有“疯”的概念,只知道非常想念她,她长什么样?还活着吗?

没想到,离家5年的娘居然回来了。那天,几个小伙伴飞也似地跑来报信:“念祖,快去看,你娘回来了,你的疯娘回来了。”念祖开心得屁颠屁颠的,撒腿就往外跑,父亲、奶奶随着念祖也追了出来。这是念祖有记忆以来第一次看到娘亲。她还是破衣烂衫,头发上还有些枯黄的碎草末,天知道是在哪个草堆里过的夜。念祖被吓得一个劲儿地往后退,没想到我日思夜想的娘居然是这样一副形象。

娘仿佛做错事的孩子,任凭周奶奶和父亲喊她回去都不肯动弹,父亲无奈给娘脏乱的头发上别了一个蓝色蝴蝶发卡。这个夜晚让念祖也记忆深刻,下了一宿的雨,非常急,非常大。等天亮的时候,村口的傻姑娘又不见了。这是傻姑娘的第二次离家出走,这一夜以后,娘再也没在村子里出现过,只见地上遗落着一个蓝色发卡。

时间回到现在,因为人民群众都奋斗在脱贫攻坚战上,原先偏远落后的小山村也搬到了几十公里外的市集周边。村子里也都盖起了楼房,马路变得很宽敞,路灯到晚上也很明亮,可以照亮归家人的路。

念祖这时候也20岁了,除了10多年前见过娘一次,这些年下来就一直没再见过。念祖也托公安机关派人寻找,可是人海茫茫,时过境迁,周奶奶也不在了,连父亲都不抱希望了。他多希望当时自己如果不躲开,是不是娘就不会走?

可是一切都只是设想了,念祖很后悔,很自责,可生活依旧没有给他喘息的机会。他接到了父亲的病危通知书,村里的干部告诉他父亲为了给他摘山上的野桃,不慎掉落谷底,等村里的人找到父亲时,父亲已经没有了意识。

听村里的干部说,当时父亲就静静地躺在谷底,周边是一些散落的桃子,他手里还紧紧攥着一个,另一只手紧紧攥着口袋,身上的血早就凝固成了沉重的黑色。当医生翻开黑旧的蓝纹衫口袋里时,口袋里仅仅存放着念祖的照片和一个蓝色的发卡。

念祖悲痛得五脏俱裂,他知道父亲是想告诉他,找到他娘,永远不要放弃!假如上天可以带信,念祖只想告诉远方的娘:“我想牵你的手,从童稚到暮年直至尽头!“

在父亲下葬后的第300天,念祖也即将迎来自己的毕业季。念祖拿着大学烫金的毕业证书穿过村里父亲所走过的路,穿过那几株野桃树,穿过村前的稻场,来到父亲的坟前,发誓一定会找回自己的娘。念祖,就是我。

「动动你们发财的小手点点关注点点赞呀,蟹蟹~」

除非特别注明,本站所有文字均为原创文章,作者: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