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xpr

向往的生活之乡村食神免费阅读(向往的生活之最强厨神免费阅读)

本故事已由作者:贤儿很忙,授权每天读点故事app独家发布,旗下关联账号“深夜有情”获得合法转授权发布,侵权必究。

1

公司给徐越之接了一部新剧,因为剧情和人设的需要,所以在正式进组之前,徐越之得先去进修一下厨艺。

于是,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她和小助理就被经纪人蘅姐毫不留情地打包分配到了榕城的铜锣巷,开始了为期一个月的拜师学艺之旅。

徐越之按照蘅姐的指示,找到了巷子里的16号院落,然而喊破喉咙也没见来人开门。

“你确定我们今晚要住在这里?”等得逐渐不耐烦的姑娘的语气开始变得有些烦躁,“住酒店不行么?”

小助理抱着姑娘的宠物猪,讪笑回道:“蘅姐说‘近水楼台先得月’,我们离小厨神近点会有好处。”

小助理口中的小厨神就是徐越之这次进修的师父——梁净植。

听说他是一位靠颜值出圈……不对,应该是厨艺和颜值兼备的美男厨子。年纪轻轻就开了一家名为“好好吃饭”的公司。

出品的做菜视频拍得唯美又温馨,引无数处于水深火热生活中的社畜为之向往,微博的粉丝数量甚至比她还要多。

而公司恰恰就是看中了梁净植自带话题和流量的这一属性,想着等到徐越之的新剧拍完之后,还可以再借一把他的东风进行后期宣传,效果一定会很好。

于是,这才在千万个厨神之中选择了他,商讨合作事宜。

徐越之纳闷儿,“所以,就因为一个合作,他便这么轻而易举地让我们入住他家?不怕引狼入室?”

小助理纠正她的错误措辞,“哪有人说自己是狼的?再说了小厨神也是人啊,所以他也难免有俗气的一面,比如贪财。”

闻言,徐越之瞬间来了兴趣,双眼“噔”的一下就亮了起来,“那他除了贪财之外,还有没有别的嗜好?比如好色?”

她的话音刚落,“咯吱”一声,院门开了。

梁净植站在她面前,上下打量了她一眼,然后解疑答惑道,“好色,但不好你这一款,所以请你放心。”

其实梁净植在打量她的时候,徐越之也在盯着他细看。不得不说,虽然她在娱乐圈里见过不少好看的男演员,但似乎没有一个能够比得过眼前人。

借着昏黄的路灯,可以看到他那精致的五官,白皙的皮肤,还有一双如同镶嵌了星子般的桃花眼。

然而最重要的还是气质,干净而清贵,看起来既像是旧时候高门大户的那种公子哥,又跟异世界里头的男妖精似的,属于勾魂摄魄的漂亮。

不由自主地,她的心跳跳漏了一拍。

看在他的美貌份上,徐越之自动过滤掉梁净植那句不怎么友好的回答,笑嘻嘻地伸出手,套近乎道:“师父你好,我是徐越之。”

梁净植看看她,又看看旁边小助理怀里的那只宠物猪仔,一时洁癖发作,原本伸出去的手忽然拐了个弯又撤了回来。

见状,徐越之一脸懵圈,小助理二脸尴尬,宠物猪嗷嗷叫唤。

反应过来自己做了什么的时候,梁净植也觉得这样不好,于是清咳两声,便又装作无事一般,用大拇指和食指轻轻捏了一下徐越之的手。

然后,一脸“友好”地假笑开口:“小徒弟你好,我是梁净植,干净的净,植物的植。”极其敷衍地完成了打招呼这个仪式。

“……”

小助理跟着小厨神先行一步拎行李进去,徐越之牵着“二师兄”在门口站了一会儿,看着梁净植的背影,她的眸子里是看不透的异样情绪。

2

因为三更半夜,所以徐越之没有时间细看梁净植院落的光景。实际上,其实是乌漆嘛黑,什么也看不清。

梁净植把她和小助理分别带到不同的客房,留下一句自便就没了人影。

小助理累了一天,洗漱过后倒是跟猪一样睡着了。而徐越之却因为肚子不合时宜地唱起了“空城计”,翻来覆去都睡不着。

原本她有在行李箱里面偷偷藏了零食的,可没想到临出发前蘅姐突击检查,然后那些垫肚子的吃食就被毫不留情地没收了。

蘅姐给的说辞是马上要进组了,所以她必须控制好饮食,不然到时候上镜会不好看。

对此,徐越之不敢怒不敢言。

但眼下实在是饿得难受,于是她便打起了小厨神家里冰箱的主意。

——

再说梁净植,在家等了一晚上徐越之,盼星星盼月亮终于把人给盼到了,这会儿才有时间合眼补个眠。

然而周公才刚来梦里相会,他就听到客厅传来一阵声音,窸窸窣窣的让他顿时又没了睡意。

无奈,他只能起身,出去客厅查看。

饿得两眼冒金星的徐越之起床翻冰箱,好不容易翻到一包薯片,正准备溜之大吉回房间的时候,一回头却看见站在身后的梁净植,冷不丁吓了一跳。

“师父,你走路怎么都没有声音的?”她捂着小心脏,控诉道:“我差点就被吓到当场去世了!”

她身材娇小,整个人都被冰箱门遮住,这会儿冰箱的蓝光照在她的脸上,再加上披头散发和白色睡裙的效果点缀,看起来倒像是一只凄惨兮兮的女鬼。

梁净植弯腰与她对视,“你看起来似乎更吓人一些。”

说罢,他顺手把客厅的灯给开了,又提醒了一句:“下次偷吃,记得开灯。”

“我没有偷吃,我只是睡不着,所以起来参观一下你的冰箱而已。”徐越之解释道。

这般蹩脚的措辞,也就能骗骗没有见过世面的鬼。

梁净植把她藏在背后的薯片夺了过来,笑道:“嗯,你还很有闲情雅致地顺便参观了一下我家的薯片。”

“小气吧啦!不就吃你一点零食吗?我明天买十包回来还给你,行了吧?”被人戳穿,徐越之炸毛回击。

面对恼羞成怒的某人,梁净植没有跟她计较。而是把薯片放回冰箱之后,又从里面端了半盘南瓜派出来,递到她跟前,“饿了,就吃这个。”

金黄色的南瓜派,上面铺了一层椰蓉碎装饰,看起来就很有食欲。咬一口,更是软糯香甜,奶香四溢。

徐越之空荡荡的胃和突如其来的坏脾气,都被这一口软糯给抚慰和收服得妥妥帖帖。

她翻脸比翻书还快,马屁更是张嘴就来,“师父,你果然是美貌与厨艺并重的美男子,我对你的崇拜又多了几分!”

“想不到你们演员除了要上表演课之外,还得进修‘变脸’,真是辛苦。”

“什么意思?”

对上她不解的表情,梁净植淡淡开口:“你一分钟之前还在说我小气。”

徐越之尴尬地笑了笑,然后眨巴着一双圆溜溜的大眼睛,满是无辜地看向他,“我刚才只是一时口误。师父,你一看就不是那种会记仇的人,所以肯定会原谅我的,对吧?”

不得不说,徐越之长了一张颇有欺骗性的脸,表面看起来人畜无害,纯良至极,实际上是个腹黑小白兔,鸡贼得很。

倘若换作旁人,也许就被她这般天真无邪的笑容给哄住了,但梁净植不是旁人,偏偏就不吃她卖萌的这一套。

他拿了一盒牛奶递给她,皮笑肉不笑地回道:“那你可就猜错了,我有一本记仇小本子,每天都会更新内容。”

闻言,徐越之的笑容瞬间凝结,手里的南瓜派好像也突然变得不香了。

3

第二天一大早,徐越之就被梁净植给叫醒了。

她顶着一头乱糟糟的头发,迷迷糊糊地坐在床上,眼睛半眯着,一肚子火气。

“这才七点不到,你扰人清梦干嘛?”

“报仇。”

简短的二字,顿时让徐越之清醒了不少。睁开眼睛,这才发现原来眼前人不是小助理,而是梁净植。

“清醒了吗?”他居高临下地问道。

“清醒了清醒了!请问师父有什么吩咐?”徐越之边揉眼睛边回答,努力把没打完的哈欠给憋了回去。

梁净植颇为满意她的反应,“我要出去一趟买些食材,你先起来洗漱吃早餐。

然后去院里把东边墙角的那个大南瓜收回来,再把它切成小块,放入蒸烤箱100度蒸30分钟后去皮,压成南瓜泥。”

听他说完,徐越之整个人呆住了。

而看到她的这个反应,梁净植突然觉得,自己是不是有点高估她了?

“我刚说的那些,你能明白不?”斟酌一下,他开口道,“算了,要是你实在搞不懂,那就等我回来再弄吧。”

“不不不,师父我懂我懂,我保证完成任务!”毕竟,昨晚是她自己提出要先去学做南瓜派的,总不能出师未捷就半途而废吧?那可不是她的风格。

最后,梁净植带着对徐越之的怀疑和担忧,忐忑不安地出了门。而徐越之带着自我催眠式的强大自信心,乐此不疲地跑去院里采摘南瓜了。

昨晚初来乍到,加上时间不对,所以她一直没有机会看清楚梁净植的院子布局。等吃完早餐出了大门,才发现院子里别有洞天。

院门通至里屋的是一条石子路,小路两旁的空地被他隔开分成了几个格子,分别种上了不同的蔬菜。

而靠墙的位置则是爬了几簇爬山虎,绿绿幽幽,生机勃勃,让人瞧了,顿感愉悦。

“蘅姐真的给我们找了个神仙地方呀!我以后想住在这样的房子里面养老。”徐越之感叹道。

小助理彼时正坐在门口的小板凳上啃包子,一听她这话,连忙认同地点点头:“对对对,到时记得带上我!”

“到时候,我还要在院子里专门给‘二师兄’盖一间宠物屋。想想多美好呀,阳光、院落、种菜、养猪……”

然而正当两个女人在憧憬未来的时候,那只没吃早餐的猪仔“二师兄”挣脱了缰绳,快乐地奔向了它的向往世界——白菜地。

接着,徐越之刚筑建起来的美梦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崩塌了。

“啊,我的白菜!啊,我的院落!啊啊啊!我的二师兄!完了完了,闯大祸了……”

梁净植回来的时候,映入眼帘的是一片狼藉。

“师父,如果我说这是一个意外,你相信吗?”徐越之欲哭无泪地解释道。

梁净植看向一旁哼哼嗤嗤的“二师兄”,眉毛一挑,不咸不淡地开口:“如果我说今天中午吃烤乳猪,那你相信吗?”

4

虽然梁净植嘴上说要宰了“二师兄”,但其实他并没有真的下狠手。经过徐越之坚持不懈的求情,他最后选择了饶“二师兄”一条猪命。

“师父,你果真虚怀若谷,有容人之量!真的太让我感动了!”

“你先别感动得太早,我只是说不杀猪,但没说不算账。”

好吧,她就知道,他没有那么好说话。

“怎么算法?听说你爱钱,要不我给你赔钱?”

梁净植朝她“友好”地笑了笑,“那都是些不值钱的东西,所以赔钱倒是不必了。”顿了一下,话音一转,他又继续道:“但是你二师弟搞的破坏,你得负责恢复原样。”

恢复原样那不就是得把菜给种回来么?这她哪里会种呀?徐越之急忙向小助理使眼色,请求搭救。

“梁老师,其实我可以帮之之她……”小助理收到徐越之的求救信号后立刻措辞,但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梁净植的眼神杀给吓退了。好吧,她爱莫能助。

……

于是,徐越之除了是梁净植的学徒之外,又额外多了一个“种菜工”的身份。

每天天一亮,她得先去院子里给新菜苗浇水施肥,接着又要到厨房里接受厨艺特训。一天下来,累得够呛。

然而她这般悬梁刺股努力学习,烹饪出来的菜品却依旧一言难尽,更别提掌握高难度的甜品类食物做法了。

梁净植看着她蔫了吧唧的颓废模样,摇了摇头,说道:“你这才学了十几天就想登天?那我做菜做了这么多年,岂不是要成仙?”

经过半个来月的相处,徐越之已经逐渐摸清了梁净植的脾气,知道他嘴巴毒,说话就是这个德行,但是并没有恶意。

“师父,你到底会不会安慰人呀?”

他别开脸,否认道:“我可没有安慰你,你不要自作多情。”

“那你还脸红?”她指着他的粉色耳垂笑道。

“你眼花了。”梁净植继续否认。

见状,徐越之不笑了,转而语重心长地开口道:“师父,我知道你不想我骄傲,但是现在流行激励教育,该夸就得夸,不该夸也得想方设法去夸,不然你会打击到我的自信心的。”

“……”

见他不语,徐越之继续念经:“师父,做人要勇于表达心中真正所想,要不然天天憋着,很容易憋出病的。

你知道,我这个人是最尊师重道的了,我可不愿意看你憋出病来。还有啊……”

看她越说越起兴,梁净植赶紧打断她,给出了一句不像夸奖的夸奖:“虽然你的厨艺暂时登不了天,但去拍你那部戏已经绰绰有余了。”

“你夸我的样子,我觉得特别迷人。”难得被夸一次,徐越之见缝插针地拍他的马屁。

“行了,你也不见得老实,还好意思教别人敞开心扉说真话。”

闻言,徐越之的眸色微不可闻地变了一下,随即又恢复那副嬉皮笑脸的模样,“师父,我是真心实意觉得你迷人的,我对天发誓……”

某人羞红了脸,“你闭嘴。”

5

日子一天天过去,一月之期来得很快。

院子里新种的小白菜还没有长大,“二师兄”还没有学会乖巧听话,徐越之还没有做过一次完美的南瓜派,他们就差不多要说再见了。

离开榕城的前一天晚上,徐越之打发小助理早早睡觉,然后自己转身就跑去偷了梁净植之前酿好的荔枝酒来喝。

冰冰凉凉,清新甘甜,仿佛在心里升起了一个彩色的泡泡。

果酒虽然不烈,但后劲儿也算足。后来酒意上了头,徐越之便鬼鬼祟祟地钻进了梁净植的房间。

床上躺着一个睡美人,二十年来容颜不改。她酒壮人胆,摸了摸他的脸,第一次喊了他的名字,“梁净植,你真好看,好看到我想把你藏起来,占为己有。”

美人的眼皮轻轻地动了动,却没有转醒的迹象。

窗外月光粼粼,里头的姑娘心神摇荡,趁着胆子还在,徐越之最后飞快地在梁净植的唇上啄了一下,盖了章。

“我喜欢你。”

姑娘偷亲之后没了人影,房间里回归安静。

可床上的美人却睁开了眼睛,他用手摸了摸刚刚被“袭击”过的双唇,笑意从唇角溢了出来,红晕悄悄爬上了脸颊。

——

其实,梁净植很久之前就见过徐越之,久到他们都差不多忘记了彼此的模样。

那是七岁那年的夏至,太阳直射北回归线,正是南城一年中最炎热的时候,树上蝉鸣甚是喧嚣。饶是临近傍晚,地面热浪也仍未散去。

彼时,他正站在福利院门口等妈妈,然而结果却是他并没有等到去买汽水的妈妈,而是等来了被人送到福利院的徐越之。

空气里传来一阵淡淡的清香味儿,梁净植猛一抬头,然后望见了一双亮晶晶的陌生眼睛。

那便是他与徐越之的初见。

再后来,故事就变得简单而又平常了。

大概是因为他们在同一天被抛弃,所以俩人在福利院里成了彼此的感情寄托,也成了惺惺相惜、相互取暖的存在。

有时候,徐越之的食物被其他大孩子抢走,梁净植便挺身而出护着她。但他那时实在太羸弱了,打架打不赢,还常常沾了一身的伤。

徐越之不想梁净植受伤,便主动把食物给了对方,然后扶着他一拐一拐地走到没人的角落舔伤口。

“哥哥,你以后不要再跟他们打架了,其实我不饿。”

“萧萧,你别哭。”

那个时候,徐越之的名字还叫萧萧。

梁净植把自己偷偷藏起来的南瓜派掰成两半,并且把多的那一半给了她,“哥哥不会让你挨饿的,现在不会,以后也不会。”

小姑娘咧着嘴笑,门牙掉了两颗,模样甚是可爱,“我也不会让哥哥挨饿的,我以后要赚好多好多钱,然后给哥哥买很多很多好吃的。”

后来,他们在福利院待了不到一年的光景,便相继被好心人领养了。

先走的人是徐越之。

分别那天,小姑娘抱着梁净植不肯撒手,他替她擦掉眼泪,“萧萧乖,别哭。

从今天开始,你就有新爸爸和新妈妈了,哥哥希望你以后可以过得幸福、快乐,哪怕你忘了我,忘了在这里的记忆,也没有关系。”

“哥哥!”

纵然哭得撕心裂肺,最后还是各自奔赴了不同的新生。

6

而梁净植那个时候不知道的是,萧萧到了新家之后,养父母对她很好,并且替她改了新名字,唤作越之,寓意是希望她越过重重阻碍,获得新的美好人生。

她童年开端时的不幸,最终被新的家人治愈。

随着时间的流逝和新的美好记忆替代,原生家庭带来的那些伤害,以及福利院里的凄苦回忆,开始在徐越之的脑海里日渐模糊。

一同变得模糊的,还有那个曾经护着她的梁净植。

到了后来,她甚至已经分不清那究竟是一个梦境,亦或是真的存在过那么一个人那么一段时光?

直到长大之后的某一天,徐越之无意中在微博上看到了“好好吃饭”官博拍摄的做菜视频以及署名是梁净植时,恍惚间,她才突然想起了这个似曾相识的名字。

当年年纪小,初见那日她拿着橘子味儿的汽水在笑,而他站在不远处凝望她。

“你是谁?”

“我是萧萧。哥哥呢,你叫什么名字?”

他朝她笑,眼睛里好像又有了光芒,“我叫梁净植,干净的净,植物的植。”

……

后来很长一段时间,徐越之都在偷偷视奸“好好吃饭”的官方微博,然后又从官博的关注列表里面找到了梁净植的私人微博。

官博大概是一周更新四次,全部都是关于做菜的视频。

私人微博则是发一些自家院子里的瓜果蔬菜照片,以及与日常生活有关的事情,比如街角的风景,榕树下棋的老爷爷,还有看过的电影票根和新读的书籍。

在日复一日的偷窥中,徐越之逐渐对视频里面那个不露脸的梁净植产生了异样的情愫。

她希望他是从前那位共过患难的哥哥,但从现有的线索来看,她并不能确定这位梁净植是否就是当初与她一起在福利院生活的小男孩?

因为他们分开太久了,久到她曾经忘记过他。如今虽然再度想起,却已经恍如隔世,她甚至连他现在长什么样子也不清楚。

而恰恰又是因为不确定,所以才不敢轻易靠近。

这种矛盾的心理持续了很久,直到后来公司帮徐越之接了新戏,提议她去进修厨艺时,她才第一次萌生了要去见梁净植的念头。

于是,徐越之有意无意地给蘅姐看了几次“好好吃饭”的微博视频。

梁净植有话题有流量,是最好的合作对象。果不其然,接下来的一切便水到渠成地按照她希望的方向发展了。

公司顺利拿下了与“好好吃饭”的合约,而她也终于得偿所愿与他见面。

那天在铜锣巷院门外,听到梁净植的自我介绍与小时候是一模一样的时候,徐越之才终于确定眼前人就是她的净植哥哥。

心里自是又惊又喜。

不过她没有告诉梁净植真相,而是想要等他把她认出来。

然而如今一月之期已到,梁净植却没有半分记起她的迹象。想着明天要进剧组,再见面至少也得三个月之后,徐越之不甘心,便借着酒劲偷偷亲了他。

可一亲完,她又立刻怂了,然后假装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般,迅速逃离了“作案”现场。

睡一觉之后,她更是完全忘记了自己干的这件好事。

7

第二天离别之际,小助理一把眼泪一把鼻涕地对梁净植表达了不舍之情,“小厨神,我好难过,我再也吃不到你做的饭菜了。”

徐越之被小助理对美食的这番深情告白闹得浑身不自在,她以手扶额,表示没眼看。

倒是梁净植一脸笑呵呵地看着小助理,也不知道他是哪根筋搭错了,十分好脾气地回道:“那以后有机会的话,随时过来吃饭。”

听到这个邀请,小助理感激涕零,徐越之则是一脸震惊。

“师父,你怎么不请我吃饭?”

闻言,梁净植回了一个她意味深长的表情,笑而不语。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徐越之总觉得自己似乎从梁净植的脸上看到了一丝娇羞的表情,顿时吓得她鸡皮疙瘩都要起来了。

“此地不宜久留,快走快走!”说罢,她拉着“二师兄”头也不回地逃了。

见此情景,还沉浸在昨晚被表白的快乐之中的梁净植微微地皱了皱眉头,嘀咕了一句:“真够没良心的。”

“啊,小厨神你说什么?”小助理没听清,一脸疑惑地问道。

“没什么,记得好好照顾我的小徒弟。”

小助理做了个ok的手势,“我办事,你放心!”

……

然而小助理却是个不靠谱的,徐越之回了剧组之后,就像人间蒸发了一般。梁净植每天刷几遍她的微信朋友圈,都找不到一丁点更新的内容。

为了寄托情感,后来他干脆在院子里搭建了一个宠物之家,并且兴冲冲地跑到宠物市场买了一只猪,取名为嫦娥。

每天的日常也变成了上班先喂猪,下班赶紧回去喂猪,闲暇时再陪它说说话,唠唠家常。

活脱脱的一个二十四孝养猪大户。

这样的日子持续了一段时间,徐越之依旧没有联系梁净植,而小助理也实在是迟钝得可怜,竟然不曾主动给他爆过一次料。

梁净植的心态逐渐崩塌,于是在公司里活像个被抛弃的怨妇,开始到处找茬。

公司里的员工何曾见过boss这般落魄的模样,纷纷开始八卦内情,“是不是炒股亏了?”

“难不成生病了?”

“还是家里出事了?”

“……”

看大家猜来猜去都猜不到点上,作为公司合伙人兼梁净植好兄弟的知情人士蒋少爷热情地透露了相关信息:“其实你们老板是铁树开花,老木发芽,二十八年来头一回发春了。”

众人震惊脸!

蒋少爷继续爆料,“他之前休假休了一个月,你们以为他是在家创造新菜式呢?其实他那是金屋藏娇,追女孩呢!”

“哦豁!”

“你们都很闲吗?”正当聊得起兴时,梁净植冷不防地出现在了众人后面,然后随手点了个人头,说:“既然这么闲,那你回去帮我喂一下嫦娥吧,我今早出门忘记给它分粮食了。”

“老板,我能不能冒昧地问一下,嫦娥是谁?”

“我家的猪。”

“……”

小员工百思不得其解,为什么自家老板要养一头猪?难道是猫不香吗?

其实梁净植同样百思不得其解,为什么徐越之的脑回路跟别人不一样?为什么她憧憬的美好生活里头,没有他,却有一头猪?

难道他还比不上一头猪么?靠!

8

关于梁净植的这些心理活动,徐越之毫不知情。

她在剧组辛勤工作,每天不是在拍摄,就是在背台词琢磨剧本的路上。

偶尔想起梁净植,会给他道一句“早上好”或者“下午好”,但他从来都没有回复过。

“老话诚不欺我,果然是男人心,海底针!”

小助理听了,分析道:“你过了大半个月才想起来给人家发信息,小厨神当然不想理你。”

徐越之掰手指一算,然后突然感到一阵心虚。因为她和梁净植的确已经分开二十七天零五个小时二十六分了,貌似是挺久的。

不过,徐越之这样做也是有理由的。

一开始不联系,是因为她想起了自己酒后偷亲人家耍流氓的事故,一时之间羞愧难当。后来不找他,是因为他依旧没有想起来她是谁,内心愤懑不平。

所以无论是作为师徒,亦或普通朋友的关系,她现在都不可能上赶着去找他谈情说爱呀!

“算了,我现在还是好好工作,努力赚钱吧!等到这剧杀青了,再回榕城给他摆谢师宴。”徐越之叹了口气。

小助理点点头,表示赞同。

然而还没等到杀青,梁净植就出了一件大事。

他与别人吵架互撕,吵上了微博热搜。

小助理慌慌张张地把手机交给徐越之,姑娘瞄一眼,只见“温柔小厨神梁净植人设崩塌”这个话题高高挂在热搜榜榜首。

点进去一看,话题里面的内容堪比网上大型泼妇骂街现场。

徐越之震惊之余又觉得有点惊喜。

“没想到,师父口吐芬芳的样子竟然这么可爱!”

“虽然小厨神为你伸张正义的样子很帅,但是我的姑奶奶,你能稍微抓一下重点么,难道你就没有发现你已经被网暴了吗?”

徐越之耸耸肩,“抓到重点,然后呢?我能把他们全部毒哑么?”

小助理:“……”

其实梁净植与人骂街都是为了徐越之,也不知道她一个小演员挡了谁的道,黑她的稿子接踵而来。

对于娱乐圈这些勾心斗角的手段,梁净植原本是嗤之以鼻的。但后来,有人挖出了徐越之的过往,营销号大写加粗的字刺激了他的神经。

看到通篇稿子都在暗讽徐越之遗传了她妈妈的病基因,并且已经逐渐显现病发病征兆时,梁净植就憋不住了,立刻身批战袍加入了骂街战斗。

“你再说她有病,我就问候你祖宗!”

“你才有病!你全家都有病!”

“……”

为了保护她,他能忍住不与她相认,也能丧失理智地癫狂。

9

徐越之那段七零八落的模糊记忆,其实梁净植记得。那里面血迹斑斑,伤痕累累。

在福利院相遇那天,他是被妈妈抛弃的小孩,而徐越之是被女警送过来的姑娘。

“哥哥你别难过,你没有爸爸妈妈,我也没有了,以后我陪你一起玩好不好?”

她说这话时,一脸天真无邪。

直到后来,梁净植无意中听到福利院里的大人们说起徐越之的事情,才知道原来她的遭遇比起他来,要凄惨一百倍。

从小,徐越之就目睹父亲打她妈妈的场景,长大一点之后,她甚至也成为了被迫受害的一份子。

而徐妈妈因为长年累月被打,导致精神逐渐失常。后来有一次发病,直接就拿着一把菜刀结束了那个男人的生命。

在福利院的日子,其他小孩子都在背后喊徐越之小疯子,有时候甚至还会故意当面欺负她。

她看似坚强,从来不在人前哭,但其实每次都会偷偷躲起来舔伤口。

彼时,当梁净植在秘密基地发现她的时候,她正哭得上气不接下气。

他把厨房阿姨偷偷给他的南瓜派掰成了两半,并且把多的一份给了徐越之,“吃点甜的,就不难过了。”

“哥哥,他们说我有病。”

“你不是,你是最可爱最漂亮的小公主。”

相似的不幸让两个人慢慢靠近,并且在福利院里小心翼翼地度过了一段相依为命的日子。

直到后来,徐越之被人领养,她如他所愿忘了从前那一切,过得幸福快乐。

而他离开福利院后,坚决不肯改名字,执拗地留下了“梁净植”这三个字的标记。

或许在他的心里,还是期待重逢的。与妈妈重逢,或者是与徐越之再见。

在梁净植与徐越之公司签约之前,其实他就已经知道未来的小徒弟是当年那个妹妹。因为公司里有小员工喜欢徐越之,对她的事情更是如数家珍。

梁净植无意中听过小员工科普,然后知道了徐越之有一个古早的小名,叫萧萧。后来一查,掀开了往事的序幕。

虽然她现在的性格大不相同,但眉眼之间还留着从前的样子。

她说要来铜锣巷,他便在家里坐立不安地等了一个晚上。

而看到徐越之如今过得这么快乐幸福之后,梁净植不希望她再想起那些破碎不堪的残忍旧事,所以只字不提福利院的前缘,也忍着不与她相认。

这是长大后,他能为她做的最好的一件事了。

可没想到,到底还是没忍住。

——

网上的骂街事件愈演愈烈,导演给徐越之放了两天假,让她先休息休息,调整一下心态。

而接到梁净植的电话时,徐越之正好窝在酒店房间装死。

“听小助理说,你已经不吃不喝一天了。”

“……”

“开门,我在你房间门口,特地给你送外卖来的。”

徐越之憋了一肚子的委屈,最后在看到梁净植的那一刻,开始放声大哭。

“哥哥,他们都说我有病。”

他轻轻地拍打她的后背,“你不是,你是最可爱最漂亮的小公主。”

梁净植送的外卖是南瓜派,软糯香甜,奶香四溢。徐越之在他的监督下吃了个精光,然后毫无形象地打起了饱嗝。

见他眉眼一弯,她立刻急道:“你不许笑!”

梁净植努力憋笑,嘱咐道:“你好好拍戏,等杀青之后我来接你回铜锣巷。”

闻言,徐越之愣了一下,“你为什么突然肯与我相认了?”

“因为我要保护你。”

不认你是为了保护你,认你也是为了保护你。

梁净植看着她,认真道:“我不是同情你,我是喜欢你,所以才会选择保护你,并且永远保护你。”

“而你也不要同情我,但可以因为喜欢我而选择来相信我,并且永远相信我。”

“好。”

醉酒偷亲男神后逃走,不久他主动找来表白,我喜欢你

番外

关于徐越之的“病”一事,公司后续跟进进行了处理。

而梁净植不是娱乐圈的人,所以他与人互怼互撕的行为虽然引起了吃瓜群众的短暂关注,但吃过了一轮瓜,网友们也逐渐失去兴趣,纷纷转移了阵地。

徐越之新剧杀青之后,梁净植准时过来接她,俩人带着“二师兄”一起回了铜锣巷。

徐越之提前实现了养老自由和养猪自由,阳光、院落、种菜、养猪……日子过得好不惬意。

“为什么它叫嫦娥?”某天,她指着那头新来的猪问道。

梁净植笑,“因为二师兄喜欢嫦娥。”

而我喜欢你,所以帮你把你家宠物的对象也提前安排好了。

“你那个时候明明没打算与我相认,怎么就笃定我还会回到这里?”

他掰了一小块南瓜派投喂她,“虽然你那时不记得以前,但不代表不会喜欢现在的我。你喜欢这里,喜欢我,自然就会回来。”

“自恋!”

很久以后,新剧开播,徐越之发了一条宣传微博,顺便公布恋情。

“奶香南瓜派,不如谈恋爱。@好好吃饭的梁净植,以后,请多多指教呀!”

梁净植转发她的微博,晒了“二师兄”和“嫦娥”相亲相爱的照片,回复道:“收到,以后一起养猪!”

……

点击屏幕右上【关注】按钮,第一时间看更多精彩故事。

除非特别注明,本站所有文字均为原创文章,作者:admin